主页 > www.323444.com >
在淘宝首页搜索右边跟下边没有直通车的展位 只有右边有3个一淘的
发布日期:2019-09-08 21:13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淘宝首页搜索,右边跟下边没有直通车的展位 只有右边有3个一淘的宝贝是怎么回事 求解~

  在淘宝首页搜索,右边跟下边没有直通车的展位 只有右边有3个一淘的宝贝是怎么回事 求解~

  不管搜索什么关键词都没有直通车的展位换浏览器也是一样的求高人指点谢谢~~...

  不管搜索什么关键词都没有 直通车的展位 换浏览器也是一样的 求高人指点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淘宝搜索结果页右下方的一淘推广商品,会根据一定规则展示一淘商品,目前暂不支持商家申请。

  展开全部这个是淘宝分的大类,你需要在点击任意一款进入就有了更多追问追答追问没有哦 淘宝首页搜索右边应该出现 热卖的宝贝 那就是直通车的宝贝 可我怎么搜索右边都是一淘的3个宝贝挂在那里 换浏览器也是一样 下边也没有真奇怪追答右边和下边有直通车的展位,右边下面有3个一淘的,一淘是淘宝开的淘宝客网站。你换关键词看看追问

  亲!您看 不管我换什么关键词 就是没有直通车的宝贝 跟被屏蔽了一个样 我打电话问直通车客服 他们说是我电脑问题 我叫修电脑的来 他们说是电脑没问题是淘宝搜索问题 我改咋办啊 55

  那最后一见所夹杂着的愤恨怒语,他至今仍然印象深刻。那一年,小敏十九岁,第二次吸食毒品被抓到,除了勒戒,更要判刑。

  幸好,那帮青少年从事的勒索、抢劫,经过证明都跟小敏无关,她只是单纯的跟着那些人吸食毒品。

  只是他知道,如果再不把小敏拉出来,跟着那群混混相处久了,那些勒索、抢劫的坏事,小敏总有一天也会做。

  后来小敏因为吸食一级毒品判刑三年,进了勒戒所,进牢里。他跟骆叔还有欣美阿姨都曾经去探视过她,但小敏始终拒绝见他们。

  她在牢里说不见,倒也没人可以逼她,他们也就真的没机会再见到她,那种不能见面失望,不下于发现那个年幼时期可爱的小敏已经死去的失望。

  他知道小敏心中始终有着怨恨,怨恨她的亲生母亲会死在勒戒所,骆叔和欣美阿姨难脱干系,也怨恨他竟选择报警,让她遭受牢狱之灾。

  但是他期待有一天她可以醒过来,可以发现所有的事并没她想得那么负面,她不需要用那么悲观、愤世嫉俗的角度来看世界。

  这几年他自己也离开了家乡,在台北工作,出身贫困的他,靠着自己的苦读,在金融业找到了工作,虽然辛苦,但收入颇丰,至少可以让自己现有唯一的亲人母亲开始过好日子。

  工作忙,但他开始给小敏写信,一封接着一封,尽管她不愿意见他,至少可以看看他的信。

  三年后,最快最早开奖现场直播,小敏二十二岁那年,他也已经二十七岁了,他已习惯在忙碌的生活中抽空写信给小敏,甚至已为一种反射动作,然而那封从监狱里退回来的信让他着实吓了一跳,他打电话去监狱问,这才知道──

  他奔回家乡,想知道小敏有没有回便当店,得到的答案是没有。事实上,连骆叔和欣美阿姨都不知道小敏出狱的事。

  这个女孩就这样消失在他们的生命中,她没再出现过,他们自然也无从得知她是否依然怀抱着怨恨,还是已经放下。

  他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感觉,是后悔,还是不后悔但遗憾,他有点后悔,当初或许不该报警,但不报警,怎么把小敏拉出来?

  但他知道自己的心情绝对不只是遗憾,小敏是他年幼生命里一个很重要的寄托,尽管许多人只记得小敏长大后误入歧途时那张牙舞爪的跋扈模样,但他依旧保有另外一半的记忆,是关于小敏曾经的可爱模样。

  很多时候,他甚至不太记得小敏长大后的样子,只记得她幼时的容貌,并以此作为他珍藏的记忆,其它的部分可有可无。

  那最后一见所夹杂着的愤恨怒语,他至今仍然印象深刻。那一年,小敏十九岁,第二次吸食毒品被抓到,除了勒戒,更要判刑。

  幸好,那帮青少年从事的勒索、抢劫,经过证明都跟小敏无关,她只是单纯的跟着那些人吸食毒品。

  只是他知道,如果再不把小敏拉出来,跟着那群混混相处久了,那些勒索、抢劫的坏事,小敏总有一天也会做。

  后来小敏因为吸食一级毒品判刑三年,进了勒戒所,进牢里。他跟骆叔还有欣美阿姨都曾经去探视过她,但小敏始终拒绝见他们。

  她在牢里说不见,倒也没人可以逼她,他们也就真的没机会再见到她,那种不能见面失望,不下于发现那个年幼时期可爱的小敏已经死去的失望。

  他知道小敏心中始终有着怨恨,怨恨她的亲生母亲会死在勒戒所,骆叔和欣美阿姨难脱干系,也怨恨他竟选择报警,让她遭受牢狱之灾。

  但是他期待有一天她可以醒过来,可以发现所有的事并没她想得那么负面,她不需要用那么悲观、愤世嫉俗的角度来看世界。

  这几年他自己也离开了家乡,在台北工作,出身贫困的他,靠着自己的苦读,在金融业找到了工作,虽然辛苦,但收入颇丰,至少可以让自己现有唯一的亲人母亲开始过好日子。

  工作忙,但他开始给小敏写信,一封接着一封,尽管她不愿意见他,至少可以看看他的信。

  三年后,小敏二十二岁那年,他也已经二十七岁了,他已习惯在忙碌的生活中抽空写信给小敏,甚至已为一种反射动作,然而那封从监狱里退回来的信让他着实吓了一跳,他打电话去监狱问,这才知道──

  他奔回家乡,想知道小敏有没有回便当店,得到的答案是没有。事实上,连骆叔和欣美阿姨都不知道小敏出狱的事。

  这个女孩就这样消失在他们的生命中,她没再出现过,他们自然也无从得知她是否依然怀抱着怨恨,还是已经放下。

  他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感觉,是后悔,还是不后悔但遗憾,他有点后悔,当初或许不该报警,但不报警,怎么把小敏拉出来?

  但他知道自己的心情绝对不只是遗憾,小敏是他年幼生命里一个很重要的寄托,尽管许多人只记得小敏长大后误入歧途时那张牙舞爪的跋扈模样,但他依旧保有另外一半的记忆,是关于小敏曾经的可爱模样。

  很多时候,他甚至不太记得小敏长大后的样子,只记得她幼时的容貌,并以此作为他珍藏的记忆,其它的部分可有可无。